講座
研修交流
經典活動
其他
講座
研修交流
經典活動
其他
《大學》與人格修養
時 間:8月23日(周日)09:30——11:30
票 價:網絡報名
地 點:孔學堂 主講人: 歐陽禎人
武漢大學中國傳統文化研究中心教授
孔子儒家思想的六大主要功能
時 間:8月22日(周六)10:00——12:00
票 價:網絡報名
地 點:孔學堂 主講人: 湯恩佳
香港孔教學院院長、世界儒商聯合會會長
體悟逍遙之境—《莊子》寓言解讀
時 間:8月16日(周日)09:30——11:30
票 價:網絡報名
地 點:孔學堂 主講人: 孫敏強
浙江大學中文系教授、博導
著名吟誦專家
時 間:8月15日(周六)14:00——16:00
票 價:網絡報名
地 點:孔學堂 主講人: 徐健順
中央文史館書畫理論委員會委員
中華文化與生態文明論壇
時 間:7月10日、11日14:00—17:00(已結束)
報名電話:0851——3617687 0851——3613818
端午節專題文藝演出
時 間:6月2日(周一)13:30—16:30
報名時間:2014年5月27日——30日(上午:09:30—12:00 下午:13:00——16:30)
報名電話:0851——3617687 0851——3613818(單位、團體報名
包粽子體驗活動
時 間:6月2日(周一)13:00—16:00
報名時間:2014年5月27日——30日(上午:09:30—12:00 下午:13:00——16:30)
報名電話:0851——3617687 0851——3613818(單位、團體報名)
道德經說什么
時 間:4月27日(周日)09:30——11:30
票 價:免費索票(已結束)
主講人:何士光
二O一四"中華婚禮"新人征集
報名時間:2014年5月12日起—8月20日止
報名地點:貴陽孔學堂管理處社會發展科
外國理事成員考察參觀貴陽孔學堂
時 間:2013年7月
活動意義:感受中國深厚文化底蘊
貴陽成人禮
時 間:5月4日(周日)09:50——11:00
活動地點:孔學堂禮儀廣場
《貴陽市國學教育讀本》吟誦培訓班
時 間:4月12日(周六)09:50——11:00
活動地點:明倫堂

孔子展覽館開館儀式
時 間:2014年7月10日
地 址:貴陽市花溪區董家堰貴陽孔學堂孔子展覽館

《孔學堂品牌價值研究發展規劃》合作邀請函
報名時間:2014年5月31日至2014年6月6日
聯系地址:貴陽市花溪區董家堰貴陽孔學堂管理處
貴陽成人禮
時 間:5月4日(周日)09:50——11:00
活動意義:孔學堂禮儀廣場
情暖重陽·孝滿筑城
時 間:013年9月中旬至10月下旬
活動意義弘揚中華民族優秀文化,傳承中華美德
圓夢當感恩圓夢當自強
時 間:7月19日(周日)0930——11:30
票 價:網絡報名
地 點:孔學堂 主講人: 鄭傳樓
貴州省農委機關黨委副書記
“太和清音”張峰古琴賞析
時 間:7月18日(周六)09:00——11:00
票 價:網絡報名
地 點:孔學堂 主講人: 張峰
中國琴會理事
“大本”與“達道”
時 間:7月12日(周日)0930——11:30
票 價:網絡報名
地 點:孔學堂 主講人: 俞榮根
當代中國法學名家
活生生的生活儒學
時 間:7月11日(周六)09:00——11:00
票 價:網絡報名
地 點:孔學堂 主講人: 黃玉順
山東大學儒學高等研究院副院長
中華文化與生態文明論壇
時 間:7月10日、11日14:00—17:00(已結束)
報名電話:0851——3617687 0851——3613818
端午節專題文藝演出
時 間:6月2日(周一)13:30—16:30
報名時間:2014年5月27日——30日(上午:09:30—12:00 下午:13:00——16:30)
報名電話:0851——3617687 0851——3613818(單位、團體報名
包粽子體驗活動
時 間:6月2日(周一)13:00—16:00
報名時間:2014年5月27日——30日(上午:09:30—12:00 下午:13:00——16:30)
報名電話:0851——3617687 0851——3613818(單位、團體報名)
道德經說什么
時 間:4月27日(周日)09:30——11:30
票 價:免費索票(已結束)
主講人:何士光
二O一四"中華婚禮"新人征集
報名時間:2014年5月12日起—8月20日止
報名地點:貴陽孔學堂管理處社會發展科
外國理事成員考察參觀貴陽孔學堂
時 間:2013年7月
活動意義:感受中國深厚文化底蘊
貴陽成人禮
時 間:5月4日(周日)09:50——11:00
活動地點:孔學堂禮儀廣場
《貴陽市國學教育讀本》吟誦培訓班
時 間:4月12日(周六)09:50——11:00
活動地點:明倫堂

孔子展覽館開館儀式
時 間:2014年7月10日
地 址:貴陽市花溪區董家堰貴陽孔學堂孔子展覽館

《孔學堂品牌價值研究發展規劃》合作邀請函
報名時間:2014年5月31日至2014年6月6日
聯系地址:貴陽市花溪區董家堰貴陽孔學堂管理處
貴陽成人禮
時 間:5月4日(周日)09:50——11:00
活動意義:孔學堂禮儀廣場
情暖重陽·孝滿筑城
時 間:013年9月中旬至10月下旬
活動意義弘揚中華民族優秀文化,傳承中華美德
您當前的位置 : 多彩貴州網  >  孔學堂網站  >  修國學  >  明倫國學  >  國學論著
清華大學國學研究院教授:國學如何走向開放與自由
2017-06-12 18:00 來源:儒家網

  我們都知道,孔子曾經向著“德之不修”和“學之不講”的狀況,表達出特別深切的憂慮。而如果再參照他那個年代“禮崩樂壞”的現實,我們就不難由此體會出,對于學術話語的“講說”或“講談”,至少從孔子的角度來看,對于文化傳統的傳習與發展來說,具有相當關鍵的、乃至不可或缺的作用!@是因為,一旦這樣的“講說”或“講談”被冷落了下來,載有文化精義的經典就要被束之高閣了,而文化的內在運脈也便要漸漸式微了。

  正因此,對于學術話語的這種持續“講說”或“講談”,便應被視作支撐起一種文化傳統的、須臾不可稍離的深層推力。更不要說,這種來自主體內傾的文化動力,對于由孔子所開出的這個文化類型而言,又具有遠較其他文化更為重要的意義。

  這是因為,此種文化的特點恰在于“無宗教而有道德”;也就是說,它決定性地舍棄了在它看來并不可靠的、至少也是屬于未知的外在神學支點,轉而去向更有把握體會到的、來自主體的仁愛之心去尋求支撐。

  ——正是在這個意義上,我才曾這樣來總結此種文化模式的獨特貢獻:“善于自我救度的、充滿主動精神的人類,實則只需要一套教化倫理、提升人格的學術話語,去激發和修養社會成員的善良天性,就完全可能保證日常生活的道德判斷,從而不僅維系住整個社會的綱常,而且保障人們去樂享自己的天年!”

  馮友蘭《新理學》

  我們知道,到了兩千多年以后,為了維持這種話語本身的生機,以保持“茍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”的狀態,現代學者馮友蘭又在他的《新理學》一書中,把儒家后學對于它的“講說”或“講談”活動,區分成了“照著講”和“接著講”兩種。而沿著他的這種思路和句式,我跟著又把從“照著講”到“接著講”的關系,發展到了再從“接著講”到“對著講”的關系。

  ——回顧起來,我當時正在北大比較所工作,也就是說,當時我正集中關注著文明邊界上的問題。所以,按照自己當時的心念,如果能把上述兩組辯證關系再串聯起來,那么,借助于這三種接續產生的、針對全部既有人類智慧種子的,既嚴肅又靈動的講說態度,就有可能牽出一條足以把我們引領出“諸神之爭”的紅線。

  正是為了克服片面囿于某一傳統的“接著講”,我們就必須把它進一步解放為“對著講”!事實上,每天都摞向我們案頭的西方學術譯著,和林立于我們四壁書架上的中國古代典籍,已經非常鮮明和直觀地提示著我們,如今不管誰想要“接著講”,也至少要承襲著兩種精神傳統去開講,——而且是兩種經常在相互解構和解毒的傳統!

  由此很自然地,如果我們自信還并非只是在以西方傳統或中國傳統為業,而是在以思想本身為自己的事業,那么兩種傳統之間的“對著講”,就無疑是一種更合理也更寬容的學術選擇。

  在那以后,我雖然又調到了清華國學院,工作的重心也隨之有所調整,可自己在這方面的持續關注,卻沒有發生過絲毫的轉移或變遷。毋寧說,我倒是發現了這種種從“照著講”到“接著講”再到“對著講”的、越來越豐富和細膩的講說方式,對于如何開展國學本身“講說”或“講談”,也同樣具有重要的方法論意義!鵀榱四艹浞终归_這種想法,我又需要在開頭的這一節里,先來講清在這三種“講說”方式之間,究竟是如何漸次升華和不可分割的。

  首先應當看到,學者們所以會一再地提出和細化這類區分,而先從“照著講”走到了“接著講”,又從“接著講”走到了“對著講”,當然是因為大家都在具體“講說”的過程中,不斷意識到列在后面的那種“講說”方式的必要性!热缯f,即使只打算去“照著講”,實際也不會只是在老實巴交地照本宣科,而必須充分調動起闡釋者的積極性,否則就什么想象力都發揮不出來,什么新意和創見都“講說”不出來,從而也就勢必要被后人所忽略或淘汰了。

  正因為這樣,正像伽達默爾早已向我們展示過的那樣,在作為一種有機過程的“講說”活動中,真正稱得上卓有成效的“照著講”,就只能是充滿參與精神的“接著講”,哪怕有人挑明了要嚴格地采用漢學(漢代之學)的方法。

  進而言之,由于文化之間越來越密切的交流,已使得任何統緒都無法單獨自閉,又使得任何想要在哪條單線內進行的“接著講”,都會不自覺和程度不一地變成了“對著講”!热,如果只看其表面的宣示,唐代韓愈口中的“道統”曾是何等的森嚴和排他,所謂“斯吾所謂道也,非向所謂老與佛之道也。

  資料圖

  堯以是傳之舜,舜以是傳之禹,禹以是傳之湯,湯以是傳之文、武、周公,文、武、周公傳之孔子,孔子傳之孟軻”,可在實際的文化操作中,等到這個“道統”在后世真被繼承下來,獲得了被稱作宋代“道學”的精神后裔,卻不僅沒對佛老進行“人其人,火其書,廬其居”,反而被后者打上了不可磨滅的烙印。

  難道不是這樣嗎?如果沒有印度文化的傳入與接受,其立論重心原在仁愛之心的儒家,頂多也只會以康德式的“主觀的合目的性”,去虛擬地提出《易傳》中的天地解釋,以充當自家學說內核的、拉卡托斯意義上的“保護性假說”。而宋明理學的那些基本命題和圖式,什么“格物/致知”,什么“主敬/主靜”,什么“天理/人欲”,什么“道心/人心”,什么“天地之性/氣質之性”,就不會照后來的樣子被誘發出來。

  ——盡管話說回來,又必須是沿著儒家學術的基本理路,和不失這種人生解決方案的基本特色,這類的誘發才會顯出積極的效果;正因為這樣,在先秦時代曾經看似平分秋色的“儒分為八”,也就不可能獲得同樣的思想史地位。

  既然說到了這里,就不妨再跟著補充說明一句,人們以往在這方面,似乎未能以同等的注意力看到,理學家之所以能順利汲取當時的“西學”(西域之學),則又是因為早在他們的時代之前,中原文化便已針對著外來的佛學話語,而長期采取了“對著講”的文化策略,從而既逐漸化解了其外在性,又悄悄把它轉化為可以優勢互補的思想材料。

  而這也就意味著,不光是在理學家那里,實則早從佛學剛剛傳入開始,這種“對著講”的過程就起始了!@也就從另一個重要的角度,益發證明了我所提出的“對著講”的普遍化和有效性。

  更不要說,盡管在一方面,正如我以前已經指出過的,“馮先生當年想把‘接著講’跟‘照著講’劃分開來,其本意無非是賦予后者以學術合法性,以便名正言順地對經典進行創造性的發揮!@樣一來,如果他在‘貞元六書’中想要代圣人立言,就只需照顧這些言論是否貼合儒學的內在走向,而不必計較是否確有先賢的語錄可供征引” ,可在另一方面,這位自覺要來做個“宋學家”的現代學者,實則又在宋明理學的基礎上,進一步揉進了西方哲學的要素,于是在這個意義上,他當年借以自況的這種“接著講”,也就屬于一種照顧面更廣的“對著講”了,也即又不光是在中印文化之間來“講說”,還更是接續著中、西、印三種文化的統緒,來進行水乳交融的、你中有我的“講說”。

  出于同樣的道理,現代中國著名的“新儒學三圣”,也即性格既鮮明、貢獻亦突出的熊十力、梁漱溟和馬一浮,這些學者從一個方面來說,當然也都是“接著”宋明理學來講的,而且或許正因為此,他們才如此不約而同地,全都突顯了自己的佛學淵源,而這自然就已經屬于“對著講”了;可從另一方面來說,他們所共同發出的學術話語,還又在同時回應著西學的強烈沖擊,而或隱或現地回應著外部世界的挑戰,——甚至,即使是在那些看似未涉西學的命題中,如果細繹其立意的初衷亦莫不如此,而這就更要屬于自覺的“對著講”了。

  接下來要說的是,上一節文字中的這一番考察,又鑒于晚近以來急轉直下的思想情勢,而顯出了更加要緊的方法論意義。

  說實在的,如果我們的國學還像以往那樣,既受到了普遍的忽視,又受到了普遍的蔑視,那么,盡管其中的問題仍很要命,卻不會照現在的這個樣子表現出來。然而,晚近以來的戲劇化變化卻是,隨著綜合國力的戲劇性增長,我們的傳統文化,特別是作為其內核的學術文化,也在對于“禮崩樂壞”的再次驚呼中,并且在作為一種西學的后殖民主義的強力助陣下,突然表現出了全面的復振之勢!纱艘粊,作為沉重歷史的某種慣性表現形式,長期受到文化激進主義熏陶的人們,就難免要生出嘀嘀咕咕的狐疑,誤以為這只是在簡單地走回到過去,和徑直地恢復已被拋棄的傳統,包括其中所有曾被認作“悖理”的東西。

  要是果然這樣的話,那么即使我本人也必須坦率地承認,別看它在表面上又被普遍追捧著,可國學卻不啻陷進了另一種危機中;而且這種危機,也并不比國學當年被毀棄時更輕,因為這會使它的研究者太過飄飄然,再也意識不到一味抱殘守缺的壞處,想不到再到交互文化的思想場域中去澡雪自己!贿^,也還有一種可能是,這類危機更多地只是出自“國學熱”的批評者本身,因為只要是對照一下前文中的論述,大家也就不難發現,這些人的方法論仍嫌太過陳舊,以致還是把對于學術話語的當代“講說”,只是狹隘地理解為“照著講”,充其量也只是在“接著講”。

  不待言,正像我以往明確指出過的,休說只打算去“照著講”了,就算只打算去“接著講”,這樣的文化詮釋活動都顯得狹隘,從而,它最終也只能把我們引領到“諸神之爭”甚至“文明沖突”的沼澤地中:

  以往那種僅限于某一脈絡內部的“接著講”,在顯出相當的開放和靈活的同時,畢竟也還有其狹隘和獨斷的一面,——因為無論打算接續著何種精神傳統來開講,這樣的主講人都已先入為主地設定了,所有的真理都已窮盡于此一傳統的基本取向,而后人與時俱進的詮釋工作,哪怕再充滿靈感和再富于創意,也不過是把真理從以往的隱性推演到應時的顯性罷了。

  受這類前定預設的無形制約,即使外來文化構成了某種刺激,也只能刺激得固有的文化更加強勁和周到。所以骨子里,在對于文明價值的此種本質主義的理解中,各文明的原教旨根本是老死不相往來的。而由此展現出來的世界圖景,也就好比是存在著許多生存競爭的文化物種,它們盡管從未拒絕過相互撕咬和吞食,但這種彼此消化卻很難有助于共同的進化,而只能表現為一場撕咬——貓若咬了狗一口就長出一塊貓肉,狗若咬了貓一口就長出一塊狗肉,直到文化食物鏈的哪一環被嘎然咬斷為止。

  然而,無論是當真想要這么做的人,還是亟欲批評這種做法的人,顯然都沒有能與時俱進地意識到,對于任何文化傳統的言說環境,都已發生了根本不可逆轉的變化,而且這種變化的最大特點,就是在這樣一個全球化的時代,任何學術性的話語言說,都只能發生在交互文化的大環境下。

  ——緣此,正如我以往在論述梁啟超時所指出的,他在《歐游心影錄》中對于祖國文化的回望,其實并不像漢學家列文森所說的那樣,只是反映了一種眷戀故土的頑固懷舊情感;恰恰相反,他當時實則已經明確地意識到了,從更為廣遠的世界性的“大空間”來看,從各方水土中接引出來的各種殊別文化,都注定會使人類意識中的那個疊合部分受益。也正因此,梁啟超才會在他這本意識大大超前的著作中,對于自己未來的運思進行了這樣的籌劃:

  第一步,要人人存一個尊重愛護本國文化的誠意;第二步,要用那西洋人研究學問的方法去研究他,得他的真相;第三步,把自己的文化綜合起來,還拿別人的補助他,叫他起一種化合作用,成一個新文化系統;第四步,把這新系統往外擴充,叫人類全體都得著他好處。

  更加“巧合”的是,基于前文中給出的方法反思,盡管我在北大比較所時并沒有想到,然而照現在看來,實則在梁啟超所籌劃的這些運思步驟中,便已然不僅包涵了“照著講”和“接著講”,還其包涵了“對著講”。由此可謂心同此理的是,原來在我目前任教的這個清華國學院,從來就有人在心懷遠大地憧憬著,靠著這三種循序漸進的“講說”或“講談”,或者說,循著自家文化本根的逐步擴張與生長,文明歷史的過往進程不僅不會被戛然中斷,而且其中各種智慧種子反倒會在交互的合力下,不斷地發生碰撞、嫁接和交融和共生,并最終發揚光大為足以為人類共享的精神財富。

  無論如何,惟其有了這種延續中的上升,從地球各個角落中生長出來的智慧種子,才有可能同時去向某一個中心集聚,并最終在我們的哪一代后人的寬大頭腦中,被決定性地熔鑄為真正足以被普世所接受的“普適”精神!还苓@種輝煌的未來遠景,只照眼下來看是怎樣的模糊虛渺,然而也只有等到了那一天,才能最終化解掉“文明沖突”的內在根源,從而最終消除掉正要毀滅整個人類的心魔;而馬克斯·韋伯所深刻刻畫的、令人絕望的“諸神之爭”,也才能真正轉化為整個世界的“諸神之合”。

  這當然是誰都愿意接受的前景!贿^,正是為了逐漸地走向這種前景,我在這里卻要平衡地再度提醒:一方面理所當然的是,對于任何嚴肅的思想者來說,無論他最初出生于哪個具體的時空,他由此所屬的那個特定思想場域,盡管會向他提供出阿基里斯般的力量,卻不應構成他不可克服和擺脫的宿命;恰恰相反,他倒是正要借助于從“照著講”到“接著講”再到“對著講”的學術言說,借助于不斷拾級而上的、足以“一覽眾山小”的文化間性,而不斷地攀越著文明的高度,和走向思想的合題。

  然而,另一方面也需更加注意的是,即使是在這種交互文化的場域中,或者說,恰恰是為了穩健踏實地踏進這種場域,我們又必須不偏不倚地看到,一種入土很深和基礎強固的、足以作為充沛泉源的文化本根,對于任何一位具體的歷史主體而言,都仍然具有非常關鍵的、不可或缺的意義。

  而這也就反過來意味著,即使是生在這個日益全球化的時代,那種誤以為自己可以不憑任何文化本根,便能游走和投機于各個文化場域之間的“國際人”,盡管可以自詡為“最超然”或“最先進”的,并且還往往會據此而輕視本國的國學,可在實際上,都不過是最沒有力道和最缺乏理據的!@樣的人,除了要頻頻地返回本國來拾人牙慧之外,也就只能再到國外去進行有意無意地逢迎,以經過刻意掐頭去尾的本土案例,去逢迎地驗證那些由別人所創造的、似乎“必由一款會適合你”的“先進”理論。而由此一來,即使原本是在別家土壤中生長出來的智慧資源,一旦到了這些國際學術掮客口中,也就只能被變成唇齒之間的無根游談了。

[1]  [2]  下一頁  尾頁
責任編輯:余小雨
國學沙龍
孔學堂舉行祭孔誕活動
貴陽孔子學堂舉行紀念孔子誕辰2564周...【詳細
聽“紅樓人物趣談”有感
在周六陽光明媚的清晨,漫步在花溪濕...【詳細
· 博雅群《論語·公冶長第五》學記
· 記錄·朝拜孔子的老人們
· 孔學堂舉行祭孔誕2564周年活動
筑城培訓
黨員干部培訓
教師學生培訓
企業職工培訓
婦女群眾培訓
窗口人員培訓
廣大市民培訓
大社區
     中華文化研修園
     陽明大講壇
     文化社區(中國區)
     文化社區(亞洲區)
     文化社區(歐洲區)
互動空間
        征文投稿
        網絡調查
        微發布
        意見箱
關于孔學堂 投稿分享 留言建議 網站聲明 學術刊物 視頻中心 聯系我們
大理| 辽宁沈阳| 安阳| 赤峰| 济源| 河池| 昭通| 运城| 金昌| 锡林郭勒| 新泰| 咸阳| 琼中| 馆陶| 张家界| 鞍山| 浙江杭州| 张家口| 顺德| 湘潭| 铜仁| 包头| 乌兰察布| 甘孜| 邹城| 柳州| 泉州| 黔南| 龙口| 荆门| 苍南| 宁德| 海南海口| 洛阳| 泰州| 周口| 温州| 牡丹江| 宁波| 马鞍山| 宝应县| 新沂| 湖州| 眉山| 屯昌| 台山| 宣城| 芜湖| 河北石家庄| 澳门澳门| 益阳| 阿拉尔| 泗阳| 达州| 临沂| 辽阳| 张北| 宁国| 三明| 红河| 娄底| 惠东| 海南海口| 安徽合肥| 辽阳| 阳江| 普洱| 荆州| 常州| 德宏| 三沙| 台中| 黄石| 白山| 三沙| 福建福州| 天门| 文山| 永州| 任丘| 神木| 宝应县| 株洲| 铜仁| 玉溪| 南平| 四川成都| 襄阳| 白沙| 慈溪| 东海| 苍南| 马鞍山| 桐乡| 汉川| 铜陵| 鹤壁| 佳木斯| 顺德| 那曲| 广安| 黔南| 淮南| 焦作| 洛阳| 海丰| 广饶| 新泰| 果洛| 眉山| 自贡| 苍南| 巴中| 烟台| 兴安盟| 海南| 四川成都| 绍兴| 三沙| 曲靖| 乳山| 深圳| 五家渠| 内江| 益阳| 曲靖| 黄南| 基隆| 五家渠| 毕节| 苍南| 四川成都| 阜新| 果洛| 吉林| 临沂| 锡林郭勒| 铁岭| 琼中| 库尔勒| 莱芜| 宣城| 安顺| 和田| 安康| 琼海| 河南郑州| 万宁| 兴安盟| 兴安盟| 南通| 云南昆明| 宁国| 南通| 神木| 单县| 溧阳| 邹城| 张家口| 海丰| 吉林| 平顶山| 潮州| 高密| 平凉| 茂名| 嘉善| 遵义| 广州| 日喀则| 宣城| 东方| 万宁| 眉山| 江门| 屯昌| 揭阳| 鞍山| 张掖| 杞县| 南充| 丹东| 平顶山| 诸暨| 九江| 乌海| 垦利| 扬中| 牡丹江| 遵义| 吴忠| 三明| 平潭| 鹰潭| 晋中| 东海| 赣州| 荆州| 唐山| 垦利| 酒泉| 大连| 诸城| 漯河| 柳州| 承德| 阿拉尔| 武夷山| 吴忠| 扬中| 吉林长春| 开封| 和县| 枣庄| 廊坊| 沧州| 临沂| 泉州| 黑河| 七台河| 阳春| 莱芜| 绥化| 庆阳| 曹县| 来宾| 兴安盟| 兴化| 三明| 大连| 桐乡| 黔东南| 平顶山| 咸阳| 鞍山| 菏泽| 永州| 许昌| 曲靖| 武威| 韶关| 资阳| 启东| 西双版纳| 建湖| 湘西| 平顶山| 辽宁沈阳| 兴安盟| 河池| 宜昌| 惠东| 惠州| 姜堰| 高雄| 绥化| 江西南昌| 保定| 佳木斯| 燕郊| 广饶| 招远| 通辽| 黑河| 汝州| 珠海| 馆陶| 台湾台湾| 图木舒克| 启东| 武夷山| 泰安| 顺德| 白山| 顺德| 阜阳| 武夷山| 蚌埠| 库尔勒| 寿光| 六安| 博尔塔拉| 宁波| 塔城| 石河子| 甘孜| 汉中| 张掖| 莱州| 诸城| 驻马店| 阿克苏| 垦利| 石河子| 新乡| 绍兴| 三亚| 梅州| 林芝| 南充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