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講座報名
  • 最新活動
  • 電子微券
  • 精彩專題
  • 報名須知
[講座資訊]

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

不只有十年復仇:越王勾踐的“五政”智慧

2017-08-01 03:46 來源:光明日報

  越文化有哪些特征?向來是學術界關注的熱門話題。但是,由于記載春秋時期越國的文獻資料過少,對于越文化的認識,多是停留在“十年生聚,十年教訓”的復仇雪恥層面上,除此以外,一無所知,很難全面且深層次地概述其文化的精神面貌。值得稱道的是,新出版的清華簡《越公其事》(見《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》第七冊,中西書局2017年版),可以彌補記載越文化的文獻缺失,為研討古越國的文化精神開拓了一個嶄新的視野。

  《越公其事》凡十章,前四章記述越王勾踐兵敗后,委派大夫種“行成于吳師”的經過。大意是說越王勾踐放下身段,低聲下氣向吳王夫差承認失敗,請求吳王放他生路,然后越國“以臣事吳,男女同服”。倘若不答應,則越國還有“帶甲八千”的精兵,可以作最后一戰。吳王不忍心“吳之善士中半死”,最終答應了越王。其實,這些記載和《國語》的《吳語》《越語》大同小異。但是,簡書在記述越國復興、重振軍威而一舉滅亡吳國的過程,越王勾踐推行“五政”之法,則為傳世文獻所未載,其中包含古越文化原生態的精神要素。

  資料圖:越王勾踐

  重農是越王“五政”之首。越國滅亡后,“以臣事吳”,越國原先的田疇(公田)收入,不再為越王所有,全部交付吳國。于是越王“親自耕,有私畦”。私畦,即私田,是指在公田以外,可以不向公室交稅、屬于私人所有的土田。私田,在西周已有了!对姟ご筇铩罚骸坝晡夜,遂及我私!编崱豆{》:“令天主雨于公田,因及私田爾!薄冻脊ぁ罚骸膀E發爾私,終三十里!泵秱鳌罚骸八,民田也。言上欲富其民而讓于下,欲民之大發其私田爾!币簿褪钦f,勾踐除完成公田全部農作外,還要靠開墾私畦,積累財富。等于他一人做了兩份農活,其勞動強度可想而知。越王親自下涉溝澤,開辟浙水南岸的鹽堿灘涂,成為可以種植的“私畦”,勉勵越人勤于農桑,興農于國。數年之后,越國的“陵陸為稼,水則為稻,無有閑草,凡王左右大臣乃莫不耕,人有私畦”,于是越國“大多食”。

  第二是“好信”。好信,即講求誠信,篤守信用,不欺騙人。如何使越國之人行“好信”之風?勾踐則從整頓市場開始:凡在買賣交易過程中,一旦發現有欺詐、虛假行為,則處以嚴厲懲罰。然后推行于各級官府,其政令、法規有前后相背、欺詐百姓而被告于朝廷者,一經查實,則被譴責、處罰,乃至黜免。對于那些言不守信、說話不算話的大臣官僚,越王或者親自審理,不管其身份貴賤與否,一律嚴懲不貸,處以重罰。經過幾年整治,“凡越民交接、言語、貨資、市賈乃無敢反背欺詒,越則無獄,王則閑閑,唯信是趨,及于左右,舉越邦乃皆好信”。

  第三是“好征人”。經過吳越戰爭,越國人口銳減,急需補充!对秸Z》記載,越王勾踐鼓勵越人生育,說“令壯者無娶老婦,令老者無娶壯妻。女子十七不嫁,其父母有罪;丈夫二十不娶,其父母有罪”,并設立生育子女的各種獎勵法規。但是,這畢竟是遠水不解近渴,無法解決眼前人才短缺的困難。于是越王乃派遣使者到城市、邊縣大小聚落中征人,即征招有用人才。凡所得人才,越王必親自考察、鑒別,賢者得以賞勵、任用,不賢者則遭廢棄。于是“舉越邦乃皆好征人”,征集賢智、舉用人才,成為越國風氣。因而,東夷、西夷、古蔑、句吳等天下四方人才,“皆聞越地多食、征薄而好信,乃波往歸之,越地乃大多人”,成為其時人才聚集地。

  第四是“好兵”。越國人才既集又眾,越王乃推行“好兵”之策。好兵即尚武。凡戈、殳、戟、矛、刀、劍等兵器,置于左右,日夜操練;各種兵器制造、利弊及使用方法,日夜講論。越王又派遣使者至城市及邊縣,廣泛征求治兵之道,使越國上下人人“皆好兵甲”,處處“乃大多兵”,形成講論兵法、弄刀舞槍的尚武習俗。

  第五是“敕(飭)民”。敕民之道,是修政令,審刑法。令之左,則民趨之左;令之右,則民趨之右。對于那些不恭不敬,不依法令行事者,則使范蠡查實,一律戮殺之,以徇國人。凡是越庶姓、百官的位次、服飾、祭器種類及差等,有違于越國法定者;凡在越國,有作歌謠、詩賦對于越王條律有所牴牾,擾亂社會秩序者,則逮捕殺戮之。越王令作溝洫、筑堤之功,有后至或者后成者;越王又設戍衛于東夷、西夷,有后至或者不恭不敬者,則皆逮捕殺戮之。若越王下錯了政令,臣民照樣踐行,毋使政令受到懷疑,但是越王要懲罰自己。小的過失,減少飲食或者減低飲食標準;大的過失,受到墨刑(以刀整面,染黑為記)的處罰,以此激勵越民。于是越人舉國震動,無不敬畏勾踐,順承政令如命,不敢有絲毫犯規!半访瘛奔瘸,越王試之以事。他暗地放火焚燒“舟室”,擊鼓令民救火。于是舉國之人爭先赴火,無人后退。越王害怕無謂犧牲,急忙擊鼓,命令后退收兵,但是赴火死者,已逾三百人。越王大喜,以為越人可用,已被訓練為戰爭工具,皆可以赴戰場。于是發兵攻吳,而一舉攻下吳都。

  越王施行“五政”,其先后次序有內在聯系,往往前一政是后一政的前提或條件。重農足食,然后可以好信;好信不欺,然后可以征用天下賢才;人才濟濟,然后可以好兵習武;好兵習武,然后施之以政令、條律,充分體現了古越人治政的智慧。

  “五政”對于越文化的影響是巨大的,至今越地風俗仍然殘留其文化特征。越俗素以“重農”著稱,成為歷代南方的一大糧倉!稌尽贩Q“其民至今勤于身,儉于家,奉祭祀,力溝洫”,與越王勾踐“好農”、開墾“私畦”以富家強國的遺風,是一脈相承的。越俗守信重道,一言然諾,終身不易。東漢嚴光守節不仕,初唐駱賓王草檄討逆,晚明劉宗周絕食殉國,皆其人物之選。越俗又重武尚俠,民風剽悍,古有孫沔、倪樸、姚長子,近有秋瑾、徐錫麟、王金發,無不具有古越人視死如歸、俠義尚武的遺習。所以《越公其事》的“五政”,充分展現了古越文化的特征,對于探討越文化淵源及其精神面貌,無疑具有很高的文獻價值。

  原標題:“五政”是越文化精神的特征

作者:黃靈庚

編輯:余小雨

吉林| 玉溪| 咸阳| 淮安| 伊春| 莆田| 台中| 白城| 石狮| 永新| 长垣| 营口| 桓台| 河池| 台湾台湾| 临沂| 任丘| 仁怀| 广汉| 韶关| 简阳| 贺州| 建湖| 宁国| 呼伦贝尔| 金坛| 开封| 伊春| 沭阳| 那曲| 巴彦淖尔市| 淮北| 汉中| 漯河| 大同| 苍南| 曲靖| 黄南| 和田| 鹰潭| 锦州| 梅州| 迪庆| 桂林| 鸡西| 昌吉| 大连| 秦皇岛| 张家口| 百色| 临沧| 伊犁| 龙岩| 锦州| 通辽| 衢州| 延安| 曹县| 铜川| 宁波| 中山| 肇庆| 衡阳| 屯昌| 云南昆明| 正定| 保定| 德阳| 安庆| 那曲| 德州| 万宁| 灌南| 邹城| 周口| 东阳| 宿迁| 香港香港| 阳春| 中山| 黄石| 白银| 梧州| 咸阳| 兴化| 本溪| 西双版纳| 吉林长春| 五家渠| 抚州| 甘肃兰州| 惠州| 东莞| 濮阳| 鄂州| 深圳| 揭阳| 自贡| 台中| 晋中| 广元| 营口| 象山| 三亚| 防城港| 诸城| 新乡| 衢州| 阿拉尔| 海南| 公主岭| 德清| 海门| 泗阳| 项城| 宁国| 泸州| 启东| 宁德| 绍兴| 日喀则| 河源| 阳春| 天水| 阜阳| 山西太原| 焦作| 南京| 湘潭| 遵义| 蓬莱| 甘肃兰州| 商洛| 姜堰| 南阳| 安阳| 晋中| 楚雄| 新泰| 南京| 驻马店| 肥城| 迪庆| 唐山| 伊犁| 自贡| 台山| 黔南| 柳州| 邯郸| 库尔勒| 咸阳| 惠州| 泰兴| 定西| 云南昆明| 扬中| 四川成都| 通化| 朝阳| 燕郊| 禹州| 泗洪| 兴安盟| 抚州| 巴彦淖尔市| 邢台| 马鞍山| 五家渠| 韶关| 乌兰察布| 南安| 大理| 固原| 朝阳| 鄂尔多斯| 巴音郭楞| 萍乡| 黄南| 洛阳| 晋城| 江西南昌| 新余| 博罗| 黄冈| 绥化| 如东| 厦门| 马鞍山| 淮南| 白沙| 陕西西安| 荆州| 营口| 灌云| 三亚| 怒江| 厦门| 改则| 保定| 衡水| 保定| 运城| 景德镇| 咸宁| 平潭| 漯河| 嘉兴| 南安| 启东| 清徐| 柳州| 汉中| 百色| 肥城| 遵义| 泰州| 白沙| 濮阳| 鸡西| 深圳| 大丰| 濮阳| 襄阳| 台南| 德州| 海拉尔| 邯郸| 泗阳| 台州| 鄂州| 鄢陵| 澳门澳门| 渭南| 运城| 锦州| 阳春| 改则| 珠海| 鹰潭| 衡阳| 泉州| 五指山| 滕州| 娄底| 许昌| 广饶| 单县| 贵港| 惠东| 泰兴| 巴音郭楞| 本溪| 绥化| 菏泽| 黑河| 龙口| 简阳| 包头| 清远| 湘西| 琼中| 钦州| 嘉峪关| 洛阳| 丹东| 泗阳| 海门| 铜陵| 河源| 台北| 黑龙江哈尔滨| 蚌埠| 鄂州| 仁怀| 连云港| 鸡西| 阿克苏| 揭阳| 辽宁沈阳| 晋城| 正定| 沧州| 辽阳| 遵义| 楚雄| 铜川| 图木舒克| 仙桃| 景德镇| 果洛| 沭阳| 四川成都| 陵水| 宿迁| 项城| 常州| 巴音郭楞| 鞍山| 黄南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