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講座報名
  • 最新活動
  • 電子微券
  • 精彩專題
  • 報名須知
[講座資訊]

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[講座資訊]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

圣旨一定要“跪迎”?宋朝官員敢拒接還敢駁回

2017-08-02 04:48 來源:我們都愛宋朝

  資料圖

  宋朝對官員的任命狀,叫做“告身”。我們來考證一個禮儀問題:在宋代,一份任命狀頒發下來,接受任命的官員用不用下跪接旨?我們從影視作品看到的情景,通常都是這樣:太監帶著皇帝的圣旨而來,喚一聲:“某某某接旨!”然后所有接旨的人必須跪伏在地,太監展開圣旨宣讀:“奉天承運皇帝詔曰:……,……。欽此!”最后,接旨的人叩頭,“謝主隆恩”。事實是不是如此呢?

  按宋代禮制,凡重大的人事任免,如“每命親王、宰臣、使相、樞密使、西京留守、節度使” ,由翰林學士起草制書,然后還有一套隆重的禮儀,叫做“宣麻”。宣麻即宣讀制書,“翰林規制,自妃后、皇太子、親王、公主、宰相、樞密、節度使并降制,用白麻紙書” ,因此宋人常常以“白麻”指稱制書。由中書舍人起草的外制誥命,則通常用黃麻紙書寫,所以宋人也常以“黃麻”指代外制誥命。

  宣麻的過程大致如右:翰林學士根據詞頭制詞完畢,進呈御畫,繕抄在白麻卷上,放入箱內,由內侍送至宣麻的地點文德殿,交給閤門使。與此同時,御史臺也召集文武百武至文德殿“聽麻”。宣麻儀式開始,眾官“俟文德殿立班,閤門使引制案置于庭,宣付中書、門下,宰相跪受,復位,以授通事舍人,赴宣制位唱名訖,奉詣宰相,宰相受之,付所司” 。也就是說,在重大人事任免的宣麻儀典上,宰相要代表政府跪受制書,其他官員則“拜舞,然后退” 。

  用朱熹的話來說,這個宣麻儀式可以起到“任職公示”的作用,“凡宰相宣麻,非是宣與宰相,乃是揚告王庭,令百官皆聽聞,以其人可用與否” 。如果臺諫官認為任命不當,可以提出異議。如慶歷七年(1047),“降制召竦為宰相,諫官、御史言:‘大臣和則政事起,(夏)竦與陳執中論議素不合,不可使共事!饺,遂貼麻改命焉!痹谥G官、御史的反對下,宋仁宗只好改變對夏竦的任命。

  如果不是重大的人事任免,宣麻儀式就簡單得多:御史臺召集文臣“赴文德殿聽麻。宰相、樞密皆不往,惟輪參知政事一員押麻。麻卷自內出,閤門啟御封,兩吏對展宣贊。舍人南面,搢笏叉手,大聲摘首尾詞及階位、姓名下數句,并所除之官而讀之,不盡宣也。聽訖,知閤門官以授參政,參政付中書吏,百官不拜而退” 。也就是說,非重大人事任免的宣麻,宰相、樞密使均不用前往聽麻,只需輪值的參知政事(副宰相)一員押麻而已。聽麻完畢,百官也不行拜禮。

  宣麻之后,如果臺諫官對于該次人事任命沒有什么異議,制書或誥命便可送中書出敕、門下審核,如果門下省的給事中沒有封駁(宋代,給事中封駁外制誥命之事并不鮮見,封駁內制制書則較少見,不過元祐年間,宋哲宗罷宰相劉摯,“麻制過門下”,被給事中朱光庭封還),則進入制作告身的技術流程。白麻制書制成官告,即制授告身。黃麻誥命制成官告,即敕授告身。告身一般寄放于閤門司,由獲得任命的當事人赴閤門司領受,或者由通進銀臺司下發。

  不過以宋朝的慣例,獲得任命的官員在領受官告之前,通常都要先上表推辭,謙稱自己何德何能,當不起大任,“伏望圣慈察臣至誠至懇,所除誥敕,早賜追還”云云;实蹌t下“辭免恩命不允詔”,說您擔當這個職務非常合適,“其何以辭!”謙辭數次不獲允,被任命者這才領受告身,上表謝恩。在這個過程中,不大可能會出現影視作品刻畫的“太監宣旨—官員跪領圣旨”的場面。

  還有一種情況,某位官員如果對改任他職不滿意,甚至可能會賭氣不領詔敕。如元祐六年(1091),劉摯罷相,罷相麻制被同情劉摯的給事中朱光庭封還,朱光庭的理由是,麻制上沒有說明劉摯過錯,“不當無名而去”。朱光庭封駁麻制之舉,立即引來反對派的攻擊,御史中丞鄭雍言:“朱光庭朋黨,乞正其罪!钡钪惺逃窏钗酚盅裕骸(劉)摯多朋黨,必相救援。愿一切勿聽!彪S后,“朱光庭罷給事中,知亳州”。宰相“呂大防嘗召光庭諭旨,光庭不至” 。耿直的朱光庭雖然遵旨往亳州赴任,卻拒絕面領諭旨。如此看來,宋朝似乎并無跪領圣旨的定制。

  不過,宋朝有一類詔敕,是國家頒布的法令,通常需要急遞各州縣,以頒行于天下。詔令送達之日,“太守率眾官具威儀”,到宣詔亭迎詔,迎詔的儀式很是繁瑣:先由司儀引觀察判官跪進詔令,太守跪接,然后太守將詔令跪授司法參軍,再由司法參軍捧詔令上宣制臺宣讀,“讀畢下臺,捧制書奉安彩亭內,同察判復位,太守率眾官再拜,禮畢” 。這里倒是出現了跪禮。不過地方官出迎的詔令跟本文講述的告身并非同一回事。告身是政府的人事任命狀,地方官出迎的詔令則是國家法律,鄭重其事的迎詔禮儀,無非是為了向州民昭示國家法律的權威性。

  原標題:宋朝有沒有跪迎圣旨這回事?

作者:吳鉤

編輯:余小雨

九江| 广饶| 阿坝| 铜川| 瑞安| 衡水| 莱州| 张掖| 东台| 临夏| 保山| 醴陵| 大兴安岭| 抚州| 通辽| 那曲| 山南| 长兴| 莆田| 台湾台湾| 龙岩| 偃师| 连云港| 昌吉| 石狮| 邹平| 定安| 吐鲁番| 恩施| 湖北武汉| 贵州贵阳| 仁寿| 枣阳| 库尔勒| 吴忠| 云南昆明| 沧州| 庆阳| 广饶| 玉树| 浙江杭州| 遵义| 呼伦贝尔| 阜阳| 德阳| 济南| 垦利| 吴忠| 酒泉| 防城港| 柳州| 宝鸡| 福建福州| 吕梁| 河北石家庄| 临夏| 汕头| 商丘| 醴陵| 松原| 乐清| 白城| 株洲| 日喀则| 宝应县| 景德镇| 昌吉| 新余| 固原| 枣阳| 本溪| 吴忠| 晋城| 长治| 湖州| 大连| 阿坝| 洛阳| 蚌埠| 巴彦淖尔市| 湖北武汉| 锦州| 郴州| 鹤岗| 承德| 惠东| 崇左| 平凉| 甘肃兰州| 三河| 昌都| 启东| 娄底| 宁德| 昭通| 阳春| 四川成都| 南安| 金坛| 安吉| 阿拉善盟| 宜都| 自贡| 广安| 东营| 吉安| 南充| 涿州| 诸暨| 鄂尔多斯| 广安| 东营| 濮阳| 正定| 马鞍山| 昭通| 黄冈| 灵宝| 溧阳| 海拉尔| 芜湖| 屯昌| 滁州| 盘锦| 十堰| 七台河| 塔城| 宜都| 徐州| 桐乡| 平顶山| 内江| 江苏苏州| 深圳| 宜昌| 昭通| 溧阳| 河池| 漯河| 黑河| 五家渠| 日照| 金华| 任丘| 淮安| 乐平| 遵义| 阿克苏| 如东| 临汾| 日照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伊犁| 宁国| 克孜勒苏| 曹县| 招远| 西藏拉萨| 焦作| 台州| 曲靖| 葫芦岛| 汉川| 天门| 菏泽| 武威| 辽阳| 牡丹江| 龙岩| 河南郑州| 白城| 蓬莱| 兴化| 株洲| 海东| 灌云| 潍坊| 图木舒克| 广安| 安岳| 本溪| 惠东| 三门峡| 开封| 五家渠| 福建福州| 临汾| 临海| 泗洪| 梅州| 大庆| 巢湖| 海东| 乌兰察布| 咸宁| 平凉| 嘉兴| 丹东| 怒江| 湖北武汉| 漳州| 乐山| 株洲| 七台河| 博罗| 阜新| 赣州| 晋城| 阜阳| 伊犁| 吉林| 宜都| 灌云| 包头| 德清| 巴彦淖尔市| 中卫| 阿里| 运城| 东阳| 吴忠| 林芝| 阿坝| 海东| 哈密| 东阳| 渭南| 西双版纳| 三沙| 偃师| 仁怀| 馆陶| 永康| 汉川| 信阳| 无锡| 丹东| 南京| 阳泉| 西藏拉萨| 乳山| 沧州| 莱州| 怒江| 神木| 抚州| 白银| 丽水| 玉溪| 新乡| 霍邱| 黔西南| 湖州| 海拉尔| 保定| 白城| 海宁| 桓台| 石嘴山| 九江| 东营| 馆陶| 渭南| 大兴安岭| 仁怀| 黔南| 文昌| 灵宝| 孝感| 日喀则| 三河| 邹城| 禹州| 新疆乌鲁木齐| 玉树| 神木| 达州| 聊城| 马鞍山| 义乌| 果洛| 宜昌| 岳阳| 随州| 泰安| 廊坊| 建湖| 平凉| 瓦房店| 东阳| 商洛| 怒江| 台湾台湾| 灌南| 山西太原| 南安| 东台| 新疆乌鲁木齐| 佛山| 甘孜|